以他国为鉴中国87%的农作物种子需要进口依赖甚大

2022-08-14

  我国菠菜、萝卜、玉米、洋葱90%的种子都从国外进口,甜菜、青花菜种子的进口比例更是高达95%,中国蔬菜种子自给率大约为87%。

  目前有70多家国际种业巨头已经进入中国市场,这使得大批洋种子渗透到了中国土地里面。例如美国先锋公司的20余个玉米品种,就覆盖了我国东北和黄淮海等地。民以食为天,如果粮食和蔬菜种子让西方国家占据了主导,那危险性可比芯片更致命。

  德国《经济周刊》称,拜耳表示,已经向俄罗斯农民提供了2022年度的农业物资,但其将根据乌克兰局势发展来决定是否向俄罗斯提供2023年及之后的农业物资供应。

  而在拜耳发表上述声明之前,位于美国的全球四大粮商中的嘉吉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也已表示,会缩减在俄罗斯非必要活动并停止投资。

  统计显示,目前,俄罗斯玉米种子进口份额占播种量总数约六成,油菜籽为88%,甜菜近100%。马铃薯、大豆、向日葵和油菜等也是外国种子占主导。如今,西方种业公司对俄卡脖子,无疑将对俄罗斯农业发展造成影响。

  2021年俄罗斯农产品出口377亿美元,尚不包括其国内消费的,而中国主要是本国消费就已经是天量,如果没有了国外种子,中国人吃什么菜?即使采用传统的方式种植,能满足需求吗?价格岂不是堪比牛肉!

  当然,中国的基础粮食还是无忧的,比如水稻种子自主率早已经是100%,还有小麦也完全是自主供应种子,袁隆平院士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此,不止产量提高,而且技术完全自主。

  西方农业公司运用技术优势,一方面利用“不育技术”让农民无法留种。另一方面用控制技术,让即使能够留种的品类一代不如一代,最后还是要向他们买新种子。

  进口的种子相比于本土种子确实生产出来的质量更好、收益也更大,大规模商业化种植蔬菜,海外种子是最佳选择,这也是市场淘汰出来无奈的选择。

  中国2021年进口了6.8亿美元的蔬菜、饲草种子,金额不大,控制力极强。

  例如白羽鸡占我国鸡肉出产的60%左右,从2004年开始,白羽鸡的种源几乎全部从国外进口。进口的白羽鸡只产蛋和肉,并不能繁殖下一代,种子公司直接锁死了它们的繁育基因,使得我们唯有源源不断的进口。

  我国商业养殖猪肉的种猪90%依靠进口,少病、生长速度快、瘦肉占比高等等优势,同样在繁殖方面也被抑制住了。

  进口新西兰奇异果,价格奇高,根本就买不到种子,国内有公司冒极大风险引进育苗嫁接,结果出来口感差距较大,甚至被新西兰水果巨头斥之法院,赔偿了5500万人民币。

  如今的种子基本都是杂交品种,杂交种子是不能留种的,只能使用一次,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主要就是因为留种的种子(第二代),会出现性状分离,会大规模减产,其产量远远不如第一代。所以为了提高产量,就必须持续购买第一代杂交种子。

  我国在分子育种和遗传育种方面,与国外至少有20年的差距,这令我们不得不一边大量进口,一边投入巨资研发,既要保护国产生产,又要满足国民需求。